童话论坛(童话网BBS)  
点击这里返回童话网首页

返回   童话论坛(童话网BBS) > 童话讨论

童话讨论 在这里,大家可以对各种童话问题进行讨论,提出不同的观点。谢绝转帖,不要把别的网站东西直接搬过来。当然,不反对你与其它网站的帖子有同样的观点。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1  
旧 2007-11-22, 08:47
鱼娃 鱼娃 当前离线
初级会员
 
注册日期: 2007-03-12
帖子: 32
声望力: 0
鱼娃
默认 关于童话,不得不说的话

关于童话,不得不说的话


《辞海》中关于童话的定义:童话是儿童文学的一种。通过丰富的想象、幻想和夸张来塑造形象、反映生活,对儿童进行思想教育。一般故事情节神奇曲折,生动浅显,对自然物往往作拟人化的描写,能适应儿童的接受能力。
有位先生把童话定义为:为儿童叙述一系列虚构事件的作品。
还有位陈正治先生,这样定义:童话是专为儿童编写,以趣味为主的幻想故事。
第一次看到从网上找到的这些定义,我深感诧异,同时恍然大悟。因为按照这样的定义,我这些年写的自以为是“童话”的东西,便全都不能叫做童话。那就怪不得,我投出去的童话屡遭退稿了。
我为什么写童话呢?我的这些“童话”,是为谁写的呢?让我回忆一下,那是2001年的一天,我难过极了,我坐在书桌前,怎么哭泣都无法缓解内心的痛楚。后来我停止哭泣,拿起笔来,写下了平生的第一个童话——《一只鸟只能在歌里思念另一只鸟》:

从前有一段时间,为了到梦幻岛谋一份工作,我很努力地学习鸟语。这可真是一件教人为难的事啊,因为在我这把年纪,要学会一种语言已经有了一点难度。但是,我不能再次屈服于自己的疏懒,这次我痛下决心,悬梁刺股,刻苦学习,并发下誓言,就算历尽千辛万苦,也一定要把鸟语学会。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下来,我虽还不能完全跟鸟儿们沟通,但把鸟语听个八九成已经不成问题了。

在我的窗外有几棵巴西木棉树,这是一种喜欢开花的树,一年四季花繁叶茂,树上住了好几个鸟儿,它们每天都要吱吱喳喳地叫个不停。从前我还很喜欢它们,觉得它们的声音悦耳动听,每天清早听到它们说话是一种享受。可是自从学会了鸟语,情况就发生了很大改变,因为公鸟们天天讲的都是黄色笑话,母鸟们则时刻不停地传播娱乐圈的八卦新闻,它们每天聒噪地吵着,我实在忍无可忍!有一天,我跑到树下去跟它们讲沉默是金的道理,但是天啊!它们一味地嘲笑我的鸟语发音不准,根本不把我的强烈抗议当一回事!
绿色的夏天过去了,金色的秋天过去了,白色的冬天也过去了,后来,色彩缤纷的春天终于到来了。春天真是个美丽的季节啊!生长在大地上的所有植物都开了花,无论是小草还是大树,它们的叶子很绿很绿,空气中充满了恋爱的芳香。
这时,我的窗外来了一只会唱歌的小鸟儿。
我从母鸟们的议论里了解到,不是每一只鸟儿都会唱歌,也不是每只会唱歌的鸟儿都唱得好,那些唱得好的幸运的鸟儿们,有一些飞上高高的枝头歌功颂德去了,另有一些做了大红大紫的歌星。听起来所有的母鸟都梦想着当歌星,因为当了歌星的小鸟身价百倍,拥有无数追求者,它们在各座城市巡回演出,住在金子做的笼子里,在装饰着水晶和钻石的五星级酒店过夜。
这只新来的鸟儿名叫丫丫。在鸟儿们的报纸上,这曾经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正在学飞的小小鸟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变得疯狂,一看见她的影子就蜂拥而上。可是现在,她多么寂寞啊!一天又一天,我看到丫丫长久而又忧伤地站在一片叶子上,发着呆,一声不吭,她仿佛完全听不到身边的流言蜚语。而我呢,因为穷极无聊,天天就坐在窗前,竖起耳朵听着母鸟们聒噪的八卦新闻,据母鸟们说,丫丫现在已经完全过了气。至于过气的原因,也许是因为一段不大光彩的恋爱,也许是因为在不合适的场合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儿——总之,她现在犯了公众们难以饶恕的禁忌,所以,她再也不能登上热闹的舞台唱歌了。不管一只鸟儿的歌唱得多么好,只要它过了气,它就一钱不值,曾有的繁华风光一去不返,再也不会有人记得它——这在娱乐圈,只是一件寻常而残酷的事情罢了。
我日复一日地关注着鸟儿们娱乐圈的故事,觉得自己整个地堕落了,我想到我曾经做过的梦,我想要穷尽一生去追求真、追述美、追述爱的理想……但是现在,我的人生离梦想似乎越来越遥远了……难道,难道真实的我并不如我自己所想象的那样清高美好?难道我也跟那些无聊的母鸟是一类,只不过是整日关注别人隐私的三姑六婆中的一个吗?
虽然丫丫在鸟儿们的娱乐圈不大光彩地过了气,但是,我却越来越喜欢这只孤独的小鸟儿了。她每天早上都会来到我的窗前,忧伤地站在风中的树枝上忘情地唱歌,整个三月,我都听见她浅黄色的歌声。丫丫真是个出色的歌手!她能把每一首歌唱得深入人心,流行歌里那些平凡的感情在她的歌唱里感人至深。她歌唱恋人走过的那条小山路,歌唱恋人穿过的那件旧衣裳,歌唱恋人淋过的那一场细雨,歌唱从前某一个平凡的夜晚从恋人手里放出去的烟花……她不停地歌唱,歌唱跟恋人有关的一切!她一定是在歌唱从前某一场无法忘怀的爱情吧——那些曾经幸福的一点一滴——那条幸福的小路,那件幸福的衣裳,那场幸福的细雨,那朵幸福的烟花……因为她唱得太动人了,每当她的歌声响起,所有抵毁过她的母鸟都闭上嘴巴静静倾听。我也放下手中的活,在歌声中我简直忘掉了一切!每次丫丫唱累了,停下来,我就会发现我的脸颊上淌满了泪水。
啊,丫丫,是你的歌勾起我内心最深处的思念啊!在你无比动听的歌声里,我心里那些已经停歇的梦想再次展翅飞翔了!丫丫,是不是因为你的心里也藏着同样的思念和梦想?丫丫,是不是因为你也有永远不能实现的爱情?也许,也许我能理解你的痛苦!啊啊,这只可怜的,深受折磨的小鸟儿!你小小的心脏一定不能承受这样强烈的感情吧!也许正因为不能承受,你才要不断地歌唱吧!
听丫丫唱歌的日子,我渐渐恢复了从前的信念。我不再看报纸的娱乐版了,我调好颜料,又开始画画了。正如丫丫可以在她的歌里表达她的爱一样,我也一定可以在我的画里表现出我心中的美。我专心致志地画画儿,觉得自己正朝着梦想的方向一步一步前进。真想跟丫丫好好的谈谈话啊——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这个愿望日渐强烈,以致有一天傍晚,我竟然冒昧地走到树下,小声地呼唤她的名字:
“丫丫。”
可是丫丫惊恐地望着我,突然箭一般飞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树上的其他鸟儿大声狂笑起来。原来我的鸟语说得太糟糕啦,竟然把丫丫吓跑了!
我懊恼地回到家里,泡了一杯清茶,打开阳台的门。这时我很惊奇地发现,丫丫很安静地站在我的蔷薇枝上,她对我说:
“你好!”
当我发现她是真的在跟我说话时,真是受宠若惊。丫丫接着说:
“你知道吗?一只鸟只能在歌里思念另一只鸟。”
这个话题实在有点突兀,我想不出该怎样回答,只好沉默不语。
“一只鸟儿,”丫丫说,“有时她在说话,有时她在吃虫子,有时她要建鸟巢,有时她要睡觉,有时她甚至什么也不做,她一动也不动,好像跟什么都没有关系似的……可是她在思念另一只鸟儿,她一直在没有停歇地思念着另一只鸟儿……”
“……”
因为不善于安慰别人,我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心里觉得很不安。
“但是她什么也不能做。”一颗小小的泪从她圆圆的眼睛里滴了下来,思念的泪水比羽毛还要轻,比珍珠还要晶莹剔透。
“她就只能唱歌,一刻不停地唱歌。唱完一首又一首。”丫丫没有理会我,她根本就不看我,只自顾自说了下去。
“能唱歌也是很好的吧。”我声音微弱地说,“说真的,你唱得多好啊!就因为你的歌,我才又开始做梦了——老实说,听你唱歌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事情。”
“你只听到我的嗓音吧!你能听到我的心吗?我的心是多么悲哀啊!如果我悲哀的心能给你带来快乐,如果我悲哀的心也能给他带来快乐……”丫丫伸出一个翅膀,用一条雪白的羽毛接住刚刚滴下的泪珠,可是那颗眼泪还是滑落地上,破碎了。
“我知道的。”我故作高深地说,“真正的爱一旦进入了一颗心里面,它就占领那里了,你再怎么赶它都不会离开了,真正的爱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思念总要回到你的心里,就好像你的心是它的家似的,它每天都要回到家里来跟你在一起。”
我为自己能说出这一翻话沾沾自喜,想不到情急之下,能说出这样富于哲理的话来。啊啊,那些聒噪的母鸟一定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吧!
我等待着丫丫回答,但她过了很久都没有说话。她只是呆呆地站在一根细细的蔷薇花刺上,看样子是把我给忘掉了。后来她就跳到外面的树枝上了。接着她就唱起歌来,丫丫的歌声是我听到过的最美丽的声音,我敢说王菲的歌声及不上她的十万分之一,我的心又被她的歌带到了神奇的境地。
丫丫今天没有唱她失意的爱情,她唱到了故乡,还有童年,以及童年时候许许多多的梦想。在她的歌里,花静静地开着,水静静地流着,美丽的人静静地睡着,只有一棵长在水中的芦苇迎着风舞蹈,风情万种。在快乐王子的那个时代,曾经有过一只燕子痴心迷恋她而误了迁徙的日期,她被爱着,是那样的骄傲飞扬。
丫丫唱完这首歌,我请她喝了苦涩的清茶。后来,星星和月亮就出来了。
“再见了。”丫丫飞走了,我看着她一直朝着月亮飞,越飞越高,似乎飞进月亮去了。
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这个文章,虽然笔法很不成熟,但我却认为它是一个真正的作品,因为它的产生类似于凡高的画,作者在写作的时候,把自己的生命活力和思想感情灌注其中。这个作品以后,我迷上了幻想性的书写,陆续写了一批相类的童话:《雪人阿勇》、《初夏》《小瓦片结婚》《井水里的花园》之类的。这一类的作品,四处投稿都没有人要。编辑先生总是跟我说:你写得很好,我个人很喜欢,但是你的东西,我们的小读者能读懂吗?我从01-05年,断断续续写了5年,一个童话也发表不了。为了帮助我,编辑先生给我发来例文,我照着那个样子写了一堆,果然就能发表了。比如《红狐》,一投出去就被采用了:




芭蕉树下的青草上坐着一只小小的红狐。
它竖着两个灵巧的耳朵,静静地倾听着,似乎期望着听到美好的音乐。不过,这儿没有美好的音乐,不远处,一个大型的建筑工地正在开工,“轰隆,轰隆隆……”,震耳欲聋。
红狐睁着两只圆圆的小眼睛,专注地观察着,似乎随时准备响应某种呼唤。不过,虽然它是一只非常美丽的红狐,但是路过的人们都行色匆匆,几乎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它。
天黑了,下了一夜雨。
第二天早上,红狐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芭蕉树下。
这是一个明媚的早晨,阳光像金子一样从高空洒在大地上,芭蕉树开花了——亲爱的孩子,你一定吃过芭蕉,或者香蕉,但你见过芭蕉开花吗?你一定不能说出芭蕉花的样子吧!芭蕉有一个巨大的红色花苞,花苞里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小蕉子,每一个小蕉子的顶端,都开着一朵金色的小蕉花,蕉花里含着甜美的花蜜——孩子,这些美好的东西,你要用心地观察,才能了解它们,拥有它们。
一个小男孩和他的爸爸一块儿走过来了。
“爸爸你瞧,那是什么?”小男孩指着路边,回过头去问他的爸爸。
“是一顶小红帽子,你快点走路,别一天到晚东张西望的。”
爸爸牵着男孩走远了,小男孩还不时回过头来:“那不像帽子,倒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别嘀嘀咕咕了,快走吧!”小男孩走远了,连影子也看不见了。
“真可惜啊!”芭蕉树下那只小小的红狐流下了一滴浅蓝色的眼泪,“他是第一个发现我的小男孩儿,要是他来呼唤我,我将能变成一只会变戏法的红狐。我能把大石头变成小汽车让他开着跑,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起到有趣的地方去啦……我能把一片片小树叶变成各种各样的小玩具儿,红狐的玩具比商店里的玩具可不止有趣一两倍,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起玩最有意思的小游戏啦……我能把一颗颗小雨点变成各种颜色的幸运星,把它们串起来挂在窗子上,或者挂在窗外的小树上——过节的时候,红狐的每一颗小星星都会唱起歌来……我能把一朵朵小蘑菇变成一顶顶有魔法的小雨伞,那样的话,我们就能跟最可爱的小女孩儿交朋友……更可惜的是,在深深的夜里,我能把睡熟了的宠物狗变成飞行器,我们可以一起驾着它飞到天上去,把最漂亮的小星星摘下来……最可惜的是,我还能把时间变成一朵朵奇妙的花,我还能使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爱意散发出最醉人的香味,比香水出色一万倍……要是他来呼唤我,我简直什么都能变出来。可是,可是!他为什么不来呼唤我呢?”
远远的,一个穿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子和她的妈妈一块儿走来了。
“妈妈你看,那是什么呀?”小女孩指着路边,仰起头来问她的妈妈。
“是一个破烂玩具儿,脏死了。外面的垃圾都有很多细菌,摸过就会生病的,你千万不要碰。”
“妈妈我知道了,我只玩家里的玩具。”小女孩乖乖地跟妈妈走了,她是一个很听话的女孩儿。
“真可惜啊!”芭蕉树下的那只小小的红狐流下了一滴深蓝色的眼泪,“她是第一个发现我的小女孩儿,要是她来呼唤我,我将能变成一只会讲故事的红狐。我会讲天上各位神仙的故事,每一个神仙都有一种独特的本领,每一个仙女都有一样独特的舞姿,他们发生了多少曲折动人的故事啊!天上的鲜花和果子都有美妙独特的味道,我还能唤来二郎神的黑狗,嫦娥的白兔……我会讲海底龙王爷和美人鱼的故事,他们的故事就跟大海里的浪花一样多,安徒生先生只讲了其中一个,就有了不朽的名声,而我却知道大海所有的故事啊!……我会讲树林和野草地里每一个小精灵的故事,小精灵总爱跟植物在一起,它们藏在树根下,草叶间,在清晨,在傍晚,暮霭笼罩着河岸的时候,它们常常跟萤火虫一同飞起来,像一个个透明的小水泡,又像一个个无形的小果子,如果它们愿意发光,它们就发光,如果它们不想让人们看见,那么,谁也找不到它们。从前,它们跟我多么熟悉啊,可是以后,我就会忘记它们所有的故事了……我还知道人世间种种的悲欢离合,我的故事比图书馆里所有书所记载的还要多……可是,可是!穿粉红色连衣裙的可爱的女孩儿啊,你为什么不来呼唤我呢?”
一群背着小书包的孩子走来了。
“你们瞧,那是什么呢?”最小的那个孩子指着路边,对大伴儿说。
“管它是什么呢,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孩子们一听这句话,飞快地奔跑起来,很快不见了踪影。
芭蕉树下的,小小的红狐流下了漆黑的泪水。它仰着头,却什么也看不见——它再也不能看见这个世界了。
“唉,我连变成一只宠物狐的机会都没有啊。以后,即使最可爱的孩子来呼唤我,我也只能当一个真正的玩具了。”
这时,一个穿着破裤子,脸上脏兮兮的小女孩儿从建筑工地跑过来了。
“这是一只多么可爱的小狐狸!我有一个玩具了!”她抓起红狐,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笑着跑开了。



又比如《最厉害的魔法》,简直说得上很受欢迎:





当雪花精灵在空中飞舞的时候,黑衣裳的老巫婆戴上高高的竹笠,从小木屋的烟囱飞出来了。
“孩子们,跟我来,到百花谷看花去……”
老巫婆高举着一支镶着金边的黑色旗帜,旗子上绣着红玫瑰、黄水仙、绣球花、百合花……花枝招展的旗帜在风里呼啦啦地飞,雪地上到处是花的影子,空气中处处弥漫着花的香味。
“真漂亮!”
“真鲜艳!”
“真香!”
当然了,雪花精灵一直住在雪的天堂里,那儿永远堆着白色无味的厚厚的雪。
雪花精灵笑着,闹着,嚷着,不由自主地跟着那支开满鲜花的旗子,飞呀,飞呀,飞进了百花谷。
不过,冬天的百花谷没有一朵花,四处只有光秃秃的树。风从树枝间吹过,发出吓人的“呼——呼——”声。在这毫无生气的树林中央,一间孤零零的小木屋正在颤抖,像一只掉光了羽毛的老公鸡——毫无疑问,这就是老巫婆的家了。
等到雪花精灵全都飞进了百花谷,老巫婆就把谷口堵死了:“孩子们,你们乖乖飞进木屋里,我就把你们变成美丽的鲜花。但是如果不听话,哼哼!”
听到这句话,有一瓣小小的雪花便扁扁嘴,“哇哇哇”大哭起来:“我要出去!”
老巫婆把肚子鼓得大大的,嘴巴里发出一阵黑色的、长着刀子翅膀的风,把那个哇哇大哭的雪花精灵吹成粉末。
“不许哭!哪个敢哭?!”
雪花精灵们只好把哭声闷在心里,把泪水流进心里。它们排着队站在小木屋的桌子上,可怜兮兮地望着老巫婆的黑衣裳。
老巫婆伸出食指,用又长又黑的指甲点住一个雪花精灵,念起咒语:“变!变!变!雪花变桃花!”
点中的雪花精灵变成了一朵雪白的桃花。
“变!变!变!……”
老巫婆把一群雪花精灵变成了满桌子桃花。
“桃花变红!”老巫婆使劲地叫喊,“变红!快变红!”
可是这回,魔法失灵了,她喊破了喉咙,桃花还是雪白雪白的——唉,白茫茫的雪地上开着雪白雪白的桃花,不是一样单调乏味么?
老巫婆长长的指甲尖戳进雪花精灵小小的心脏里:“我现在去一下魔法图书馆,你们呢,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桌子上!”
老巫婆从烟囱飞出去,小木屋里安静极了,只有墙上的小挂钟发出不紧不慢的“滴答,滴答……”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一个身穿金色裙子的小姑娘从挂钟旁的一幅画上飞了下来——这个金黄色的小姑娘,就是老巫婆的女儿小女巫。
“可怜的雪精灵,我很想救你们,不过,我并不懂得巫术。”小女巫把一朵桃花放在掌心,轻轻亲吻它的花瓣。
“啊,真香!”小女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变成白桃花的雪花精灵说:“谢谢你的亲吻,你把爱意传到我心里了——当爱意跑进心里,我的心就变得芳香……”
“这样你们就得救了吗?”小女巫亲吻着桌子上的桃花,一朵,两朵,三朵……她把所有的花儿都亲了一遍!
彩色的花香让老巫婆的小木屋变得温暖如春,小女巫快乐地捧起桌子上的桃花,把它们撒到空中去:“太棒啦,我现在感到很暖和!”原来,因为小女巫很怕冷,所以一到冬天,老巫婆就把她送到画里去住了。那是一幅美丽的夏天的画,画里永远吹着炎热的风,阳光灿烂照耀,每一棵树都长得枝繁叶茂——不过,画里的夏天虽然很好,但是一个人在里面住久了,也会觉得很寂寞啊!
洁白的桃花在空中飞舞着,小女巫吃惊地发现,它们慢慢变成彩色——温暖的粉红、热烈的深红、灿烂的明黄,浪漫的浅紫,忧郁的深蓝……
“多美啊!”小女巫一边赞美着,一边在房子中心跳起舞来,彩色的花像彩蝶一样环绕着她。
小精灵快乐地说:“谢谢你!谢谢你!你把快乐传到我们心里了——当心灵变得快乐,我们就呈现最美丽的色彩……”
“快飞走吧!到外面的世界去自由飞翔吧!我妈妈就要回来了。”
小女巫打开窗户,小木屋里的彩色花朵纷纷从窗口飞出去,飞到外面光秃秃的树上。
它们在枝头变成了甜甜的苹果花,酸酸的杏子花,还有燃烧着的凤凰花,水灵灵的睡莲花……
“谢谢你!最可爱的小女巫,谢谢你——你让我们的心得到了真正的自由,我们就可以自由地变幻形状……”
大半天过去了,黑衣裳的老巫婆垂头丧气地回到小木屋,眼前的情景真让她大吃一惊!她跑到开满彩色花朵的大树下面,把正在堆雪人的小姑娘紧紧地抱在怀里。
“亲爱的孩子,你用什么魔法变出这么漂亮的百花园?”
“我没有用魔法。我只是亲吻它们,跟它们一起跳舞玩耍,然后我打开窗口,让它们到外面的世界自由飞翔,它们就变美丽啦!”
小女巫堆好了雪人,把一条美丽的红色围巾系在雪人脖子上。小女巫对雪人说:“我喜欢你,我们做好朋友吧!”
雪人张开嘴巴说起话来:“好极了,我有一个朋友啦!”
小女巫和雪人牵着手在百花园里跳起舞来。
“你用什么魔法让雪人得到生命呢?”看到眼前的变化,老巫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她的眼睛睁得像铜铃,眼珠儿都差点掉下来了。
“不,妈妈,我不懂魔法!我什么都不懂!”
小女巫在美丽的花园里快乐地奔跑玩耍,她不知道,其实,最厉害的魔法,就是爱啊!



这些作品,虽然发表了,但是对我来说,它们的产生是制造而不是创作,写这样的童话,不能真正地表达我自己。所以我停止了这样的写作,决定继续写自己真正想写的,即使一个也发表不了。于是便有了这几个作品:《花香湖》《丛林的合唱》《彩虹桥上的歌声》和《独角兽的春天》,它们无疑是成人视角,无疑不是为儿童而写。但是,如果它们不是童话,它们到底是什么呢?我想到王尔德的童话《渔人和他的灵魂》,想到安徒生的童话《海的女儿》、《皇帝的新装》,想到日本的安房直子的作品,我的文章跟它们是近似的,如果这些作品出现在中国,它们应该到哪里发表呢?也许,这些杰出作品,也会屡遭退稿吧。

所以我觉得,这不是我的童话有问题,而是目前的童话定义有问题。对于童话,我们一定要重新定义。

要求童话作家“从孩子的角度”写的最大问题在于,作家是成人,不是儿童,怎么能知道儿童最需要的是什么呢?我们怎么能知道什么才是儿童的角度呢?就算是专家学者们研究过,那也只是一个想像出来的角度,评论家心目中想像的儿童,跟真正的儿童一样吗?况且天下的儿童这么多,不同的孩子角度一定也大有不同,他们所需要的,也一定大有不同。

举个例子,你造一个儿童乐园给孩子,不如带他到大自然里。我们的大人给孩子制造了迪士尼乐园,以及许许多多彩色水泥做的儿童乐园,许多大人以为,这就是孩子所需要的——但是我很怀疑,孩子们真的需要这个吗?比如我的孩子,他才两岁,他在儿童游乐园只玩一会就厌烦,但是在我们村子的野草地和野树上,一整天一整天奔跑玩耍都不厌倦——孩子们需要的是自然——只给他们吃人造饲料、人造糖果是不健康的。为什么不能给他们真正从大地生长出来的,更自然的粮食和蔬菜?

我在网上,在新浪博客,看过很多当前童话作家的童话,我觉得,他们的童话是制造出来的,甚至不是用心制作,而是粗制滥造!他们的童话跟他们自己,没有什么关系。我所认为真正有生命的童话作品(推及其他一切艺术作品),其实就是创作者本人。比如说,安徒生的童话,就是安徒生;王尔德的童话,就是王尔德;凡高的画,就是凡高。

如果我们认为孩子是幼稚的,是弱智,是可以愚弄的,那就可以拿那样的所谓“童话”去糊弄他们。明明的愚弄孩子,却打着尊重孩子的旗号,是可耻的。我为什么要降低自己,去制造劣质产品?我写童话,按自己最高的能力去写,尽我所有的本事去写,我一点儿不愁孩子们看不懂,我只愁自己写得不够好。我觉得我的这种态度,才是对孩子真正的尊重,因为只有这样才算看得起他们,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尊重他们的理解力。

又比如动画片,迪士尼的,制作者一定认为他们按儿童视角制造的东西,一定很合孩子口味。但明显那是媚俗的作品。我的学生(初中生)当中,真正优秀的孩子,更喜欢宫崎骏的动画电影,比如《龙猫》《百变狸猫》《天空之城》《风之谷》。这里原因也是一样的,宫崎骏跟安徒生一样,他的作品就是他自己,他没有采用所谓的“儿童视角”去愚弄孩子,这一点,只要是用心的孩子,都能够感受出来。对安徒生和宫崎骏来说,童话是他们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的理想,是用我自己的生命,写出自己的童话。我希望我的童话,不是游乐场的木马和彩色滑梯,而是跟大自然的野草野树、山石湖海一样,有内在的生命力。我也深信,孩子们一定有能力理解这些童话。我所最发愁的是,我还写得不够好。

我有这样一个信念:当自己写得足够好了,就一定会有真正的读者喜欢看。王小波说过,这个世界上,好的东西不是太少,简直是没有。他还说过,人不应该随着水流,顺流而下,那样的话,流到最后,大家都成了一群蛆。

写自己想写的,别人要看的让别人去写吧!
回复时引用此帖
  #2  
旧 2007-12-01, 02:20
yuyuliu yuyuliu 当前离线
初级会员
 
注册日期: 2007-12-01
帖子: 7
声望力: 0
yuyuliu
默认

呃……似乎某名家也说过,杀死至爱。
大概是海明威说的吧,记不清了。
回复时引用此帖
  #3  
旧 2007-12-01, 16:37
琪幻小使 琪幻小使 当前离线
中学生
 
注册日期: 2007-11-11
帖子: 40
声望力: 0
琪幻小使
默认

写自己想写的,别人要看的让别人去写吧!

嗯,是这样的!
回复时引用此帖
  #4  
旧 2008-06-18, 08:38
木铅笔屑 木铅笔屑 当前离线
初级会员
 
注册日期: 2008-06-15
帖子: 3
声望力: 0
木铅笔屑
默认

我觉得,成人可以用童话来表达自己,这在宫泽贤治那里很明显。安徒生的童话也有专门写给孩子的,当然应该是用心写的。
__________________
I WISH EVERYDAY LIKE A TALE
回复时引用此帖
  #5  
旧 2008-06-19, 01:26
大嘴鸦 大嘴鸦 当前离线
版主
 
注册日期: 2007-02-21
帖子: 18
声望力: 0
大嘴鸦
默认

  记得多年以前看过一期电视节目,有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可以只听电话拨号声音就能准确地报出所拨的电话号码,当时惊为天才,后来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惊人之处,自然万物,都有其独一无二的特点,或外形,或声音,或味道,或温度……自有天赋异禀或特别用心的人能够将他们识别出来。
  不少动物可以预感到地震来临而提前逃窜,音乐家可以在纷繁的音乐声中听出不和谐的音符,老中医可以通过望闻问切得知病人的病灶,用心的母亲可以从孩子的哭声中辨别出他们的需要……
  这并不难理解。
  就人类目前的认知水平而言,对于看得见摸得着的肉体,都尚有太多的未知之谜,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领域,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那就当然更多了。那是一个人类一直努力却仍然无法看透的巨大的“灰箱”。但这并不意味着“灰箱”的彻底不可知。只所以不把它称为“黑箱”,就是因为,人们尚可以通过无数次的“投入”与“产出”的经验约略推测出其中的奥妙,虽不知其所以然,却可知其然。
  所谓“模糊的精确”,讲得正是这个道理。
  这同样也是许多童话作家虽然不是儿童,却能知道儿童最需要的是什么,写出他们喜爱的童话的原因所在。真正的童话家,正是这种天赋异禀或者特别用心的人,他们或者幸运地葆有一颗不老的童心,或者用心地揣摩到了孩子的心理,或者在众多受孩子们喜爱的作品中捕捉到了密码信息……
  当然,这样的人不多,在曾经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几百亿人中,大概也就几十位,顶多几百位而已。
  那么,这些“真正的童话家”应该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
  不,并不是这样的。
  不光“特别用心的人”是“可求”的,即使那些“天赋异禀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可求”的。不然你无法解释为什么天才的作家任何时代都有,天才的童话家在十八世纪以前很少,十八世纪以后却大批涌现。
  正如楼主一样,许多人不主张“为儿童”写作,而这个“许多人”中甚至还包括众多的儿童文学大家,认为那样是屈就,是迎合,是媚俗,是不尊重,甚至是愚弄、糊弄……
  我不同意这种说法。
  关于这个话题,我有一篇旧文,啰唆了一些,但我以为还是挺对应这个话题的,便贴在下面,有耐心的伙伴不妨读一下。


  我的结论是,“为儿童”、“从孩子的角度”写童话,是童话真正成熟的标志。
  没有这个观念之前,童话是等天下雨、自生自灭的植物,有了这个观念之后,童话是有了灌溉的庄稼。
  没有这个观念之前,童话家是摘果子的野人,有了这个观念之后,童话家才成了真正的美食家。

此帖于 2008-06-19 01:47 被 大嘴鸦 编辑。
回复时引用此帖
  #6  
旧 2008-06-19, 01:32
大嘴鸦 大嘴鸦 当前离线
版主
 
注册日期: 2007-02-21
帖子: 18
声望力: 0
大嘴鸦
默认

  儿童文学不需要神圣化,它只需要科学化!
  (节选自一次辩论)

  实际上,儿童文学作为一个门类独立出来,就是科学精神的一个产物。
  “对孩子来说,一个故事只有‘好看’和‘不好看’的分别,而没有‘儿童’和‘非儿童’的分别。”这句话可以被认为是真理,但,不是真理的全部!正如顾客只认食物的“好吃”与“不好吃”,而食物的制造商却要研究食物的配方、烹调的火候、口味的地域性时代性代际性等等一样,“好看”之于儿童,必须是一个需要仔细研究的东西。
  稍微知道一点儿童文学史的人都会知道,儿童文学作为一个独立的门类出现,是“儿童的发现”的产物,“发现”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以前我们只是把儿童当成“缩小的成人”,不知道“儿童”与“成人”是有区别的,不知道儿童们的阅读与接受是有着独特的特点的。后来知道了,发现这也是一门大学问,也有非常多的规律在里面,明白了不认真研究儿童,不认真研究儿童喜欢的作品到底是什么样的作品,就没办法更好地满足儿童的需要,更快地地帮助儿童成长,儿童文学才开始自觉,并最终成为一门独立的文学门类的。
  现在有相当一批人在不停地强调儿童文学是文学,与成人文学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不能人为地分开,不应该专设这样一个“文学特区”,却不想想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人质疑专门的“外国文学”、“民间文学”、“乡土文学”的存在。科学研究发展的一个根本的大趁势就是:学科越来越细分,“生物学”的早已存在也挡不住“细胞学”、“胚胎学”的出现,也挡不住“基因科学”独立出去并成为显学。
  不妨让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没有专门的儿童文学这一门类出现,现在的儿童的阅读状况会是什么样子的?可以肯定地说,像《西游记》《格列佛游记》《永远讲不完的故事》这样的书还是会出现的,儿童们也还是会有书可看的,但同样可以肯定地说,儿童们认为“好看”的书绝对没有现在这样多!打这么一个比较通俗的比方吧,如果没有“灌溉”的出现,农作物照样可以生长,但它只能等天下雨!谁都知道“灌溉”的出现对于农业的重大意义,是农业发展的一大飞跃!“儿童文学”的出现其实与“灌溉”的出现一样,是儿童阅读史、儿童成长史上的一大飞跃!二者是“一个真理,两种表述”。
回复时引用此帖
  #7  
旧 2008-06-24, 09:02
幻想文学 幻想文学 当前离线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 2007-03-13
帖子: 161
声望力: 144
幻想文学
默认

楼主可以在网络上发表出来,如果你只是想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和感觉,你可以直接把他们放到网络上。就当是写博客了。
如果你又要放纵自己的情感,又想着赚稿费,那就有点过分--既然你不会从你的读者角度去想,你凭什么要他们掏钱呢?迎合读者的作品,可以赚钱;个人意淫的作品,可以当博客。所以,上帝是很公平的。
__________________
好的故事都是相似的,不好的故事则各有各的缺憾。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书签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启用 HTML 代码

论坛跳转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现在的时间是 15:32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3
版权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童话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