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论坛(童话网BBS)  
点击这里返回童话网首页

返回   童话论坛(童话网BBS) > 大杂烩

大杂烩 “厨师”们,请往这口锅里加菜吧!这里有小说、故事、诗歌、散文、随感、寓言、幽默、笑话……只要是儿童文学就行。但有一样例外,那就是童话,因为它是属于隔壁“童话练笔园地”里的“菜”!发帖时请注明您帖子是什么文体(小说还是散文、寓言、诗歌等等)。谢绝转帖,不要把别的网站东西拿过来。另外,这里的版主都是在百忙之中,义务为大家服务的,请大家不要提出“请指导”之类的要求,加重版主的负担。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21  
旧 2011-12-15, 22:11
倾泠 的头像
倾泠 倾泠 当前离线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 2007-11-30
帖子: 204
声望力: 0
倾泠
默认

灰色的城堡
生活像是回复到弥苏出现之前,禾季依旧常常去人类的世界,然后留下我一个。
遇见的从别的世界来的小黑狗妖问我,你是人么?
我突然就愣了,我想起那个我拥有了他的容貌的遥远的吟游诗人。他的那首歌忽的一下就从身体里不知道的角落里如洪潮般将我淹没,他的歌听起来前所未有的寂寞。还是我突然就寂寞了呢?
小黑狗妖见我没回答,她仰着脑袋看了我好一会,可是,你真像人啊。然后她歪了脑袋认真地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只有人,若是剩下一个,就不能好好地活下去。
现在,你能好好地活下去么?
我说不出来。如果,哪一天,禾季也走了,只剩下我,我还能像几百年几千年之前那样,默默地度过剩下的几千几百年么?我不知道,也不敢想。未知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可怕。
小黑狗妖像个有故事的人一般稳重,她只是说,我给你看个故事吧。但是在看故事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她的眼睛是明黄色的,是一朵盛开在夏日阳光里的棣棠花。
在某一个世界里,有着一个永远倒映着蔚蓝天空的湖。湖里居住着一个拥有者与湖水一样漫长岁月的水妖。她的头发是夜晚落满星辰的湖面,她的眼睛是被净白月光一夜一夜洗刷的细沙地,偶尔落在湖面倒映里的白云是她的微笑,湖面层层涟漪相碰是她的声音。
那是人类无法听见的,流泪的声音。不过,那也已经是离现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在那个很久很久的以前之前,美丽的水妖是不会流泪的,取而代之的是她温柔可亲的说话声。在那个时候,水妖常常在黄昏到湖边的草地上散步,去看夕阳一缕一缕地从天空中收走余晖,去看满天繁星是怎么一颗一颗被挂到天空上来点亮另一个光明。周边的小动物也好,妖怪也好,只要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都会在那个时间来找水妖帮忙。
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水妖像是湖的主人一样照顾着湖周围的生命。她的生活就是那么安静地度过一天一天。
偶尔会有猎人出现在森林里面寻找什么。不过,只要人类不是违背良心地捕猎,水妖就不会去阻止他们。毕竟,有些人就是要这样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下去。森林里的所有动物们都是知道这样一个规则的。所以他们即使被猎杀,也是不会心存怨恨的。大概他们在死的时候会想,幸好死的不是自己的孩子或者妻子吧。
直到某一个国家的国王来这边狩猎。那是一群并不靠那些牺牲掉的动物们生存下去的人,他们只是为了一种奇怪的乐趣。
那一天,所有的动物像是都消失了一般。森林里面,连一只鸟都没有。国王带着他的王子们和随处在森林里面,只看到被细密的树叶弄碎的阳光和随处可见的绿色植物,只能听到风穿过森林时候的窸窸窣窣声。
他们不死心,一连去了四天,都没有找到什么动物。第五天,国王看着没有生气的森林,很生气。他叫来当地的猎人们,认为他们欺骗了他要杀了他们。行刑的地方就在森林的入口处的空地上。
空地上站着一圈的士兵,他们拿着长枪来阻止猎人的妻子孩子再靠近行刑的地方。刽子手的刀已经磨好了,刀锋在阳光下泛着冷光。
有一个老婆婆去闯国王的帐篷的时候,国王正在看那片地区的地图。那个老婆婆对国王说她知道那些动物都藏在哪里。国王要她在地图上指出来,她摇摇头,说,那个地方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没有人知道那个八十多岁的老婆婆是怎么劝动国王的,士兵们只看见在黄昏的时候,国王带着当地猎人的妻子和孩子还有他的王子们又一次进入到森林里面。
猎人们的妻子和孩子边走边哭,那个老婆婆走在她们的最前面。她们的后面是士兵和骑着马的国王和王子们。他们就这样往森林的深处走。女人们的裙子被干枯的枝条勾住被扯坏,孩子们走得已经连安静地流眼泪都没有力气,他们还是得往前走。
他们一直走到森林的萤火虫醒来的时间。萤火虫四处飞散,森林看起来就像另一个落满繁星的夜空一般美丽。居住在城堡里的国王和王子们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停下脚步仰着脑袋痴痴地看。
突然间,所有的萤火虫都聚在一起,像是落到了什么人的身上。
哎呀哎呀。这是怎么了?一个看起来是金绿色的人出现在萤火虫的包围中,她看起来是半透明的,像是由萤火虫的光聚集起来的人儿。美丽却又虚幻的人。
很可怕吗?她歪着头,不知道是和谁说话,大概是那些停在她肩上的萤火虫吧。没关系哟。他们在哭?哦,他们哭,是因为,他们觉得悲伤啊。就像,小狐狸的妈妈,被枪“砰”一下后,小狐狸它们很悲伤。
这是一样的。她说的时候,声音平淡,像极了在森林里穿梭的微风,那样寻常的窸窣声。因为失去重要的东西,是一件让所有生物都感觉到伤心的事情。
落在她身上的萤火虫这才散去,一颗一颗地点缀在森林里。美丽的水妖才抬起头来。她的眼睛映着萤火虫点点散开的光,像是幽深的森林一般,让人敬畏的美丽。若是仔细看,你不难发现,她的眼睛里倒映着的所有事物中,没有人类。不知道是看不见,还是不想看见。
老婆婆跪在她的脚下祈求着什么,她的声音带着颤颤巍巍的哭腔。猎人们的妻子和孩子也都聚到她身边哭泣着。
庇佑着我们村子的水神大人啊,请您救救我们正直的男人们吧。水妖听见有人这么说。
水神大人……
水神大人……
这样的称呼此起彼伏。她低下头看着面前卑微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地,就起了帮助她们的念头。是因为她们太过悲伤了吧,是因为她们太让人同情了吧,究竟是因为什么对这个故事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国王下马,走到女人和孩子的后面。他不知道是要说些什么,就被水妖打断了,她问他。
国王陛下,您为什么要出现在这个地方呢?您需要动物们的牺牲,您才能活下去吗?您需要这些妇孺的眼泪您才能活下去吗?
尊敬的一国之主啊,让您以这样的身份活下去的力量是人民的爱戴吧。她看着站在人群后的国王,静静地看着他。看着那样的眼睛,国王突然不知道是她是在看着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在看。他只觉得心慌。
寂静的森林里面,连月光都没有。只有士兵们举着的火把,明明灭灭地映着人的脸上。只有火把上木头燃烧的细微的噼啪声,一下一下地宣告着时间的流逝。国王最终选择离去。
只是在离去之前,他决定了以场交换。他说要水妖答应他一件事情,便会放了那些猎人。水妖抬头看了看被树叶遮挡住的夜空又回头看着他,然后随手拾起一块石头,国王陛下,我想您现在不需要我的帮忙。她说着将石头递给国王,说,日后,您的子孙若是遇到困难,便让他拿着这块石头来找我吧。
在国王离开森林的时候,森林又充满了生机。鸟儿们都在为国王的离去感到高兴,都放开了喉咙唱着自己最愉快的歌曲。
__________________
Let me kiss your left cheek,and then say goodbye to you. For the people I have loved

此帖于 2012-05-20 23:11 被 倾泠 编辑。
回复时引用此帖
  #22  
旧 2011-12-24, 18:12
鹤矾 的头像
鹤矾 鹤矾 当前离线
超级版主
 
注册日期: 2007-02-24
帖子: 1,550
声望力: 173
鹤矾 很有声望的人
默认

是千重樱一点一点展开一千瓣花瓣上细细碎碎的褶皱那样.
——还是欣赏你的语言。
回复时引用此帖
  #23  
旧 2011-12-30, 15:46
倾泠 的头像
倾泠 倾泠 当前离线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 2007-11-30
帖子: 204
声望力: 0
倾泠
默认

从那以后,村子里的人,若是遇到困难,也会去森林里寻找水妖。可是,能真正找到她的人,几乎是没有的。因为,把一个森林的动物都转移到湖里的世界去,让水妖用掉了很多很多的精力。她需要人类觉得漫长的时间来恢复。
这一觉醒来,人间已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年岁。天空依旧和水妖入睡以前的天空一样干净清澈。到了夜晚,依然会有漫天的星辰四处飘落。有动物在等着她醒来,像她入睡前的那些日子一般陪着她看夕阳。
日子一下,又过去好几十年,好几万个日出日落,好几千万场微风穿过森林带走春季的花香,好几万万场雨融进土里和植物们融为一体,好几亿个涟漪在湖面盛开了有凋谢。水妖没有记住任何一个。
她所能放在心里的,大概只有这种生活所带来的安宁而已。水妖的心是易碎的,那里不可以盛放什么东西的,不然一定会碎的。

水妖已经不记得曾经与国王有过那样一个约定了。那样一个约定被漫长的时间沉淀成为一个传说,在动物间代代相传。被水妖照顾着的森林里的动物们都知道有那样一个传说,都知道有一天会有一个拿着石头的人类出现,来伤害水妖。
是的,伤害。
因为在很多时候人类都是贪婪的。尤其是在这个变化的年代,在这个充满战争的年代。
所以,当那个拿着石头的年轻人出现时,他受到了动物们的攻击。连一只麻雀都要阻止他走进森林。
水妖愣愣地看着单枪匹马闯进森林里来的年轻人好一会才说出话来,您是从哪里来的呢,年轻人?站在她面前的年轻人为了躲避动物们的攻击早已疲惫不堪,他只能望着水妖笑一下,便像凋落的花朵般坠在草丛里。
他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水妖已经不见了。他躺在在一间简陋的小木屋里的床上,一边的灶上还烧着水。他身上的伤已经被包扎过了,到处是口子的衣服也换了下来被补好了放在一边。
房门打开,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走进来。
醒了?男人还背着猎枪,手上提着一只死掉的兔子。
嗯。年轻人坐起来,因为扯到了伤口,不住地吸气。这里是哪?我怎么在这?是您救了我吗?
这里是森林边上的村庄。男人熟练地剥下兔子的皮,将兔肉一块一块地割到盘子里,你嘛,是早上在森林入口被我发现的。伤的不是很严重,休息两天应该就没事了。
这样啊。年轻人有些无奈,明明已经到水神面前了,要是再坚持一会就好了。要是再坚持一会……
不过啊,男人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进森林里被弄成这个模样呢。毕竟森林里的动物们还算是很友善的。小伙子,你是来做什么的?
啊。先生,在我上衣的口袋里有一块石头,您看见了吗?
石头?你说的是那块褐色的很圆滑的石头?
是的。年轻人的神情万分认真,那是祖先留下来的石头。
在我们的家族里有一个传说,说那样一块石头可以满足人的任何愿望。年轻人说着从放在一边的衣服里摸索出石头来,这是我的祖先从这片森林里居住的水神手里获得的石头。
是嘛。男人不甚在意地随口应到,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的愿望……年轻人看着手里的石头,目光变得无比柔和,为了我的妻子。
年轻人是那位国王的后代,他有一个卧病在床的妻子。男人打断他,那么说,你是王孙贵族咯?
我,我是现在的国王。年轻人说着,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不像吧。其实这次我是偷跑出来的。
您应该很爱您的妻子。男人沉默地看了年轻人好一会,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这么说。
也许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年轻人看着石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只画眉从开着的窗子飞进屋子里,落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它对着男人的耳朵唱了一会歌,又展开翅膀绕着屋子转了一会,落到年轻人盖着的被子上认真地端详了他手里的石头一会,最终又回到窗子另一头的森林里去。
男人看着画眉消失的地方,轻声说,傍晚的时候我带你去见水神大人吧。
你能听懂鸟的话?
他回过头,就算再怎么被讨厌,也是会有需要交流的时候的。不过,不被它们所怨恨,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男人看着年轻人惊讶的模样微微地笑了笑,傍晚的时候,我带你去见水神大人吧。
那天午后下了场小雨,雨后有靓丽的彩虹出现在天边。那是模样奇怪的彩虹,看着很不协调。可是具体的,年轻人也说不出来。
走吧。男人打断年轻人,他除了半天的干粮外什么也没带。他解释道,没有敌意的话是不会被攻击的。不过,你受到的那些应该算是例外。
跟在男人后面走,年轻人不觉发现,自己那天的路线竟是走了那么大一个弯路。虽然是平坦一些看起来有人走过的地方,竟一点儿也比不上这些大概只有动物们的路的风景。各式各样的蘑菇长在阴森潮湿的分岔路口,颜色鲜艳的毒蘑菇表示着正确的路,看起来朴实无华一些的食用蘑菇却是带着人走往另一边没有危险的死路。路边上都有胆大的鸟儿在望着路上行走的人,还有吸树汁的蝉,兔子洞里的小兔子也不怕死地钻出脑袋来。经过一片沼泽,沼泽里面长着许多没有颜色的植物,没有颜色却盛开着最绚烂的花。穿过一片泥淖,泥淖里面住着一种乌龟,在人行走的时候,他们会像打在泥淖里的木桩一样托着人。还有一段路是在半空中的,是在树和树之间的枝干上行走的。在地上时,完全看不出那里会有路,也只要在爬上第一根枝干的瞬间发现那条由树枝组成的路。
路的尽头,是另一个时节的明亮。
__________________
Let me kiss your left cheek,and then say goodbye to you. For the people I have loved

此帖于 2012-05-20 23:12 被 倾泠 编辑。
回复时引用此帖
  #24  
旧 2012-01-16, 16:01
鹤矾 的头像
鹤矾 鹤矾 当前离线
超级版主
 
注册日期: 2007-02-24
帖子: 1,550
声望力: 173
鹤矾 很有声望的人
默认

死亡是一件充满疼痛的事情,它是人抛弃记忆的过程。因为记忆是沉重的东西,带着记忆是无法去往天堂那个飘满羽毛的地方的。

——说得好!
回复时引用此帖
  #25  
旧 2012-01-22, 12:42
倾泠 的头像
倾泠 倾泠 当前离线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 2007-11-30
帖子: 204
声望力: 0
倾泠
默认

那里是一座城堡,华丽而壮观。城门口站着一个人,她穿着蔷薇花一样的粉色衣服安静地站在那里,不仔细看会真以为那是一朵盛开的蔷薇。
她先和领路的男人打了招呼,然后对着年轻人鞠躬,请随我来。她一直低着头,年轻人看不见她的表情。
城门应声而开,蔷薇花样的人走在前头临着年轻人进城堡里。他们脚下细碎白净的沙地,有许多美丽的贝壳浅浅地埋在里头。那条路穿过一个居住着春天的院子,有花苞粉色盛开时却是雪般白的杏花,有一丛一丛喧闹的明黄色的连翘,有白色和紫红的玉兰,还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在树间穿梭歌唱。
请往在这边走。
年轻人从绚烂的风景里回过神,加紧了脚步,跟着走进路尽头的宫殿里去。
蔷薇花样的人并没有跟着走进宫殿里,而是静立在门口。宫殿里由另一个人领路,是个穿着严肃黑色衣服的女人。她只是看了年轻人一眼,便转身,主人在这边,请随我来。
黑衣女人在前面走得飞快,她的裙摆飞扬着像是鸟的翅膀。她的背影看起来像一直正在飞翔的鸟,那是什么鸟呢?年轻人想。
走廊很长,大概贯穿了这个宫殿。地上是海绿色的地毯,让人觉得温柔的颜色。走廊的尽头是盘旋楼梯。楼梯往下,在很深很深的地方有着微微的光亮。抬头,是倾泻而下的阳光。模糊中,能看见天空的蔚蓝。
手摸上墙壁,能感觉到凉意。年轻人皱了皱眉,往下,会是到湖底么?
请不用担心。黑衣女人回头,语气轻蔑地说,主人是不会要你的命的。她提着裙摆,依旧健步如飞地走着,轻巧的步子落在石阶上发不出一点声响。 只有年轻人的脚步声,哒哒哒地回响,像是不断跌落的石头的吟唱。
走得久了,墙壁上的苔藓发出的微光才看得见。是月光一样白净的颜色,年轻人的手上在触碰墙壁时也沾上一点,在幽暗的光线下看起来仿佛一只萤火虫休憩在他指尖。
旋转楼梯的尽头,是长满水晶的地方。一簇一簇颜色各异的水晶花一般地盛开。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萤火虫,落在水晶里面,摇摇曳曳着飞舞。
在一块巨大的水色水晶里,水妖低着头坐在那里。她的面容苍白如冬日里没有温度的雪,她的白发像海藻一样铺满地面,隐隐地发出微弱的光。
年轻人看着水晶里的水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天见到的可不是这个样子啊,虽然眸子里如水般的冷淡是相似的。他静静地看着,想要找出什么端倪。
年轻人,那块石头已经无法实现你的愿望了。水妖说,她的眼里是一片血色,是能将天空染满红霞的血色,那种壮烈的颜色。她的头发像水草一样飘荡起来,她的裙摆掠过地面发出叮叮的响声。
那样寒冷的目光遥遥地望过来,遥遥地过来,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落在那目光里。
可是……年轻人握紧了手里的石头,紧紧地,直到石头的坚硬让他感觉到疼痛感。我需要那个愿望。他迎上那像是透过万年寒冰看过来的目光,重复道,我必须得到那个愿望。
不然,我的妻子会死的。
我知道。水妖说,但是,有那么多的人为了这颗石头死去。他们的不幸,已经让这颗石头失去了兑现承诺的力量了。
她的眼睛恢复成水色。
她垂下眼帘,不过,有另一个方法。有种说法说,人是能死两次的。心死了,人还是能活着的。但是,身死了,人就算真的死了。
我救活你的妻子,但是作为交换,我要你的心。
站在旋梯口的黑衣女人不自然地咳嗽,像是被水妖的决定吓到了。她抬了头静静的望着水妖,无声地问什么。
水妖摇摇头,离了身体的心是不能好好地活着的,但是离了心的身体却照样好好的。人真是奇怪的东西呢。漫不经心的声音,像是说给年轻人听,又像说给自己听。
__________________
Let me kiss your left cheek,and then say goodbye to you. For the people I have loved

此帖于 2012-05-20 23:12 被 倾泠 编辑。
回复时引用此帖
  #26  
旧 2012-03-13, 20:38
倾泠 的头像
倾泠 倾泠 当前离线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 2007-11-30
帖子: 204
声望力: 0
倾泠
默认

水晶突然发出崩裂的声音。裂痕从水晶底部快速地蔓延上水妖那张雪样的脸,最后“哗啦”一声,像花朵绽放一般碎裂盛开。一地明晃晃的碎片都映着年轻人错愕的面容。一起碎裂的,还有那块被年轻人握在手里的石头。鲜血沿着他手指汇聚,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荡漾在水晶的碎片里。
年轻人无法做出觉定,只能先离开水妖的城堡。
蔷薇花样的女人将年轻人带到城堡门口,她告诫他,千万不可以再回头。出了门口,男人靠墙立在一旁。
你的大臣们来接你回去了。男人说,还给我们一个巨大的迎接礼。他说着,讽刺地笑了笑。年轻人,应该是,年轻的国王。你的士兵们已经将这个森林围住了,你的将军还下令抓了村子里的人们。
森林外面的空地上,像是很久很久以前那样,跪满了被捆住手脚的人们。女人们在哭泣,男人们在挣扎,孩子们抓着士兵的长枪哭着叫父母。
国王终究是会有国王的威严的,只是一句“你们在干什么”,便让所有士兵臣服然后跪拜在地。他的将军匆匆从帐篷里走出,跪在他面前请罪。
将军给他带了不好的消息,他的妻子病重,以及与邻国间一触即发的战事。
是的,年轻的国王没有时间在这个地方逗留了。他看着跪在他面前说这催促话语的将军,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他的身后是森林,即将落下的太阳将最后的光明做成红色纱衣批在森林上。年轻的国王下了放了众人的命令就往回跑,没有人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也许只有跑到那条路的尽头,他才能知道自己究竟是想怎么做。
路的尽头,是湖,空旷的湖。湖面上落满了金色的阳光,一片一片仿佛秋日里飘落的金色小船,摇摇晃晃。那座城堡不知道去了哪里。
年轻的国王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伴着他胸口里滋长的疼痛。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离他而去,一点一点地从他心里剥离出去的那种鲜血淋漓的疼痛。
你没还好吗?有人走到年轻国王的身边。那个人的身后是夕阳的火红色,那样热烈的颜色像是生生地穿过那个人的身体,灼伤视线。国王用手挡着光,这才看清楚了面前的人。
是水妖。不是那个出现在水晶里那样遥远的水妖,是站在他面前有些担忧地望着他的水妖,是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模样。
你还好吗?年轻的国王仰着头望着水妖,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我还好吗?会好到哪里去啊。
这样跑回来,你是来答应刚才的要求的吧。水妖看着他有些湿润的眼角,生命是必须要用和生命等价的东西才能挽回的。
现在,你要和我交换生命吗?
后来,年轻的国王离开了。他的妻子身体渐渐康复,他的国家与邻国的战争终究爆发。
年轻的国王决定亲自带兵。他不再是原先性情温和容易优柔寡断的国王,他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国王。没有感情,有时候反而能做出最有利于战事的决断。
邻国的士兵们称他为没有心的国王。
他的心,在水妖的心里。
收藏心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将其变为水晶。另一个是,将其放进身体让其继续活下去。水妖选择了第二个方法。
心里面存有记忆,水妖便知道了年轻的国王的所有事情。包括他的妻子,包括他辛苦的童年,包括他死去的父母,一切一切。看那些记忆的时候,水妖有种她其实就在他身边看着他长大的感觉。看着他的所有伤心难过,所有眼泪和笑容。
水妖的黑衣女人曾经问过水妖原因,为什么选择让心活下去,而不是变为璀璨夺目的水晶?黑衣女人没能从水妖那里获得答案。
因为,那颗心的原主人死了。虽然心已经离开了原来的身体,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能切断的。比如心活下去的能力能力是心从身那里的到的东西,所以身死了,能力也就要消失了。
故事最后的画面是沉入水里的水妖。阳光穿过水面落在她苍白的脸上留下一缕一缕的柔和的痕迹,看起来,好像她在哭泣一般。
__________________
Let me kiss your left cheek,and then say goodbye to you. For the people I have loved

此帖于 2012-06-15 08:20 被 倾泠 编辑。
回复时引用此帖
  #27  
旧 2012-03-19, 11:31
鹤矾 的头像
鹤矾 鹤矾 当前离线
超级版主
 
注册日期: 2007-02-24
帖子: 1,550
声望力: 173
鹤矾 很有声望的人
默认

还是喜欢字里行间所流露的浓浓的诗意。
回复时引用此帖
  #28  
旧 2012-06-15, 08:40
倾泠 的头像
倾泠 倾泠 当前离线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 2007-11-30
帖子: 204
声望力: 0
倾泠
默认

小黑狗妖的结局
小黑狗妖收起那个装满水的木匣子,那个被施了魔法的木匣子。
她抬起头望着我,你知道为什么水妖要让那颗心活下去吗?
太阳已经西沉了。小黑狗妖背对着夕阳,那如火烧般鲜红的颜色如红纱一般披在她身上。我看不清她那明黄色的眼睛,我无法猜测她是什么样的心情。
因为,她想见那个年轻的国王。
这个故事有个残忍的结局,我可以讲给你听,但是我无法给你看。她说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很是伤感。
水妖有了想念,有了人一般的想法。所以当年轻的国王死去之后,水妖选择像是死去一般的长眠。在那之前,她付出了代价,下了一个诅咒。年轻的国王的下一世,无论诞生在什么地方什么世界,无论他会经历什么,他都会回到这个地方来,回到这个湖边。
人类的思想是寂寞的东西,是拥有妖怪无法承受重量的东西。当年轻的国王的下一世来到湖边时,水妖已经无法忍受寂寞了。
无法忍受,所以她选择了永远在一起。不论是什么方式,不论是为了什么,他们都不会再次分离了。小黑狗妖说完便沉默了。
那个方式是个残忍的方式。我猜得到的。
人类的世界,有一句话叫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有一个词叫至死不渝。它们对我而言都是残忍的东西。我不会这么做的,我会的大概只能是忍受寂寞了吧。像人一样,无止无尽地忍受寂寞。
我想,我已经不能好好地活下去了吧。
是的。你和人类真的是非常相似。她一只手抓着叉子吃着苹果派,一只手徒手去拿甜甜圈。所以我想,你已经不能好好地活下去了。你会像水妖一样,颠覆原本的自己。
毕竟,人的心,真的是非常迷人的一样东西。很多时候,只是看着,都会不小心沦陷进去。
小黑狗妖要我答应的事情是,能给她一些食物。她需要食物生存下去,她想要继续她的旅行,连几天的停留她也做不到。
离开的时候,她对我说,如果你不能好好地活下去,那么,你便很糟糕地活下去吧。
如果只是为了活下去这件事情的话。
__________________
Let me kiss your left cheek,and then say goodbye to you. For the people I have loved
回复时引用此帖
  #29  
旧 2012-06-21, 21:01
鹤矾 的头像
鹤矾 鹤矾 当前离线
超级版主
 
注册日期: 2007-02-24
帖子: 1,550
声望力: 173
鹤矾 很有声望的人
微笑

如果你不能好好地活下去,那么,你便很糟糕地活下去吧。
如果只是为了活下去这件事情的话。
——听起来很沧桑。
回复时引用此帖
  #30  
旧 2012-07-28, 15:50
倾泠 的头像
倾泠 倾泠 当前离线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 2007-11-30
帖子: 204
声望力: 0
倾泠
默认

好好活下去这件事情
小黑狗妖离开的时候明明是阳光明亮的时刻,她的影子却一直蔓延到我脚边。那么长的影子,那么长的黑色,与明亮的世界格格不入。那些会不会其实是她的寂寞?
妖怪的寿命是比人长好几倍的一种生物,但他们却又喜欢与人类共同生活。所以说他们是最与人相似的生物。很久以前听风讲的那些故事里有好几个都与是人类与妖怪有关的。和人一起生活的妖怪,或者被妖怪养大的人类,再者是爱上人类的妖怪。
风说,人类和妖怪之间能存在爱情,是因为他们之间是相似的。因为太过相似,即便当作同类一起生活也不是不可能的。
随即她又叹息,可是妖怪毕竟是妖怪,他们有比人类更漫长的岁月。在那些漫长的岁月里,妖怪是无法独自一个承受从人类那里学会的感情的。比如寂寞。比如想念。
是不是因为漫长的寿命,所以妖怪们拥有着比人类多好几倍的寂寞呢?
那么你呢?禾季坐在我对面,托着下巴望着我露出奇怪的笑容,那么,你的寂寞有多少呢?
我可不是妖怪呀。我笑着说,然后将模样不好看的无花果土司切片吃得干净。其实我不知道,寂寞这种东西我到底有多少。大概是很多。
在这个世界剩我一个的时候,那种东西在我感觉起来是很多的。它们像尘埃一般,漂浮在空气里。每一个转身每一个回头,仿佛都能看见它们在空气里浮浮沉沉,或者随风起舞。它们的存在是真真切切的。
那样,我算是在好好地活着吗?还是很糟糕地活着呢?我分不清它们的区别,我只知道活着,是件伟大的事情。
风告诉我的,活着是一切的前提。死了,消失了,一切就都没有了的。
像是花,能盛开的时候,就豁出一切一般将自己所有的与美丽有关的心事都给这个明亮的世界看。因为花期一过,这个世界就会枯萎了。
因为死亡对人而言是种恐怖的东西,在面对死亡之前,人总是希望自己所拥有的人生是精彩的,是值得骄傲的。所以,人所谓的好好活着,有时候并不仅仅是指着活着这件事情。禾季解释说。
大概包括要幸福快乐。不能愁眉苦脸地活着。
那么,我觉得幸福,那算不算是好好地活着呢?
哪怕,我是这么地寂寞的。
或者说,我已经是在很糟糕地活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
Let me kiss your left cheek,and then say goodbye to you. For the people I have loved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书签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启用 HTML 代码

论坛跳转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现在的时间是 16:10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3
版权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童话网版权所有